来回地狱又折返人间——「木每双生︰文学视艺的再世红梅」展览
分类:T心生活

来回地狱又折返人间——「木每双生︰文学视艺的再世红梅」展览

展场以印有诗句的布幅来间开不同组合的作品,如入迷宫之中令人着迷。
来回地狱又折返人间——「木每双生︰文学视艺的再世红梅」展览
第三折「倩女装疯」︰洛枫〈颓城装疯〉X李香兰《港人装疯记》
来回地狱又折返人间——「木每双生︰文学视艺的再世红梅」展览
第一折「观柳还琴」︰西西〈哀歌〉X李子蕊《红梅雨中倒下的人》
来回地狱又折返人间——「木每双生︰文学视艺的再世红梅」展览
第二折「折梅巧遇」︰饮江〈折梅巧遇〉X邓凝姿《折梅幻景(一)及(二)》
来回地狱又折返人间——「木每双生︰文学视艺的再世红梅」展览
展览(文学)策展人邓小桦(左)与诗人洛枫。
来回地狱又折返人间——「木每双生︰文学视艺的再世红梅」展览
诗人与艺术家大合照︰(左起)关天林、陈灭、洛枫、饮江、邓凝姿、李子蕊、刘学成、李香兰、蔡钰娟、陈育强,以及展览(文学)策展人邓小桦。

西九戏曲中心今年初正式开幕,作为开幕演出的唐涤生《再世红梅记》,乃于1959年9月14日在利舞台首演,兜兜转转一甲子,60年来依然魅力不减。除了文辞优美、意境邈远,人鬼恋的故事更沿袭中国文学传统,透过无拘无束的幽玄事物,抒发对现实的不满或愤懑,其来有自。无巧不成书,香港文学馆策划以《再世红梅记》为蓝本的「木每双生︰文学视艺的再世红梅」展览,邀请六位艺术家搭配六位诗人就《再世红梅记》的六个分场进行诠释与创作,「六六六」的巧合对比政府「七七七」的定数,就相当有意思了。

DSCF0412
陈育强的《欲恨生死罚报自由》主要以纸皮及木架为材料,一边呼应第五折「登坛鬼辩」的文本,一边回应民间戏棚的记忆。

《再世红梅记》乃着名粤曲编剧唐涤生根据明代周朝俊传奇剧本《红梅记》改编而成的作品,故事以南宋偏安、奸相弄权为背景,写裴禹、李慧娘和卢昭容之间的奇情故事;以奸相被贬为庶民作结,大快人心。唐涤生的版本原是再度诠释的作品,「木每双生︰文学视艺的再世红梅」展览将「梅」字拆成「木每」,透过六组诗人与艺术家——包括西西与李子蕊(〈观柳还丁〉)、饮江与邓凝姿(〈折梅巧遇〉)、洛枫与李香兰(〈倩女装疯〉)、陈灭与刘学成(〈脱穽救裴〉)、廖伟棠与陈育强(〈登坛鬼辩〉)、关天林与蔡钰娟(〈蕉窗魂合〉)——对剧作展开共生的诠释,期望将《再世红梅记》的生命绵延开去。展览(文学)策展人邓小桦表示,她对于《再世红梅记》的记忆,可追溯至中学时代。「中学时买尹光的卡式带来听,后来又看《南海十三郎》,当中南海十三郎与唐涤生重逢时的对白,就是改写自《再世红梅记》。在我的记忆中,《再世红梅记》就是不停地被改写再改写,但无论点改,改极都好深情。」

DSCF0726
展览开幕礼上,(文学)策展人邓小桦大谈办展源起,令人对《再世红梅记》有多一点认识。

年轻艺术家为戏曲着迷

邓小桦认为《再世红梅记》的曲辞典雅得来不失艳丽,唐涤生对语言及文字的拿捏令人惊叹,于语文或文学教育来说帮助甚大,难怪不少中、小学近年相继推动粤剧教育,令粤剧渐渐摆脱「老饼」形象。在六个创作组合中,李子蕊是唯一拥有戏曲演练背景的艺术家,曾修读于八和粤剧学院之余,更曾于「折梅巧遇」中饰演昭容。这次她就以录像作品《红梅雨中倒下的人》诠释第一折「观柳还琴」,受西西诗作〈哀歌〉启发,她将不同有红梅与雨的影像的戏曲片段加以剪接并拼贴,甚至在录像中加入Sad Movie这首歌,一边回应西西的诗句、一边将《再世红梅记》的伤感表达出来。

而同样对戏曲着迷的年轻艺术家蔡钰娟,一直对第六折「蕉窗魂合」充满疑问,这次能够参展,她坦言是一次很好的思考机会。「为甚幺死去的慧娘有灵魂而在生的昭容却没有呢?我尝试透过书写去释怀。」为此,蔡钰娟创作了《梅开三度》,当中包括镜子牌匾及她自製的《红梅日报》,后者利用不同的栏目让她自说自话,甚至将关天林的〈场外三联幅〉拼贴其中,读来丰富,製作用心。

DSCF0906
诗人关天林(左)与艺术家蔡钰娟都说这是次好玩的经验。

倩女装疯反抗 香港人都要扮傻
以人鬼恋贯穿六折情节的《再世红梅记》,并非第一套以「生男鬼女」为题材的戏曲作品。明代《牡丹亭》至清代《聊斋誌异》及《长生殿》等等,都循此框架进行创作。在「生男鬼女」的框架之中,鬼女都被塑造成忠贞貌美的形象,等待生男将她们从悲惨的命运与轮迴中拯救出来。「《再世红梅记》的性别意识很强,李慧娘利用红杏出墙这招来反抗奸相贾似道、解救姊妹绛仙,好厉害!」邓小桦指出,《再世红梅记》之所以能够不朽,在于它提升了鬼女以至女性角色的地位,反映了现代的精神与面貌。

DSCF0538
洛枫与诗作〈颓城装疯〉。

DSCF0684
李香兰与作品《港人装疯记》。

而一向专于性别理论研究的诗人洛枫,就与艺术家李香兰一起变身成「倩女」「装疯」。「蛇行的字词像殭尸拜月/假装听不懂我说刚睡醒了/魂魄还未齐全/辨不清S与X发音的差异/然后换上你标準的普通话/bo po mo fo指花为叶」,李香兰将洛枫笔下的拜月殭尸转化成大家熟悉的景象,月台上的人像跳不出转世命运的殭尸一样被困于月台之上,一班班列车过去了仍然被困月台,叫人如何不癫不疯?李香兰说︰「昭容为了反抗贾似道而装癫扮傻,甚至要牛头马面带路;读过洛枫的作品后觉得殭尸这个元素都几得意,有殭尸又有牛头马面,成件事更癫,好似依家的香港。」而洛枫对于李香兰的创作更是爱不释手︰「通往地府的列车,还有对镜自照的人,真的太写实了!」

大胆唐涤生 可以救我城脱穽?
「《再世红梅记》承袭了过去几个鬼戏,但唐涤生比前人更大胆,像『脱宑救裴』这一折,李慧娘披着鬼面罩破棺而出营救裴禹,大动作之余又极具气氛,以前好少戏会这样做的。」另一(视艺)策展人石俊言的阐述,正好是《再世红梅记》艺术价值之所在,尊重传统而不囿于传统,更是唐涤生的成功关键。

陈灭和刘学成就将这一折重新诠释过来,「年轻时做过这一套剧,所以很熟剧本与曲辞。小时候看雏凤鸣的棚戏,见到梅雪诗演李慧娘,绿色打灯加上披头散髮的造型,好惊!希望这次能重塑经验,营造出惊悸的感觉。」刘学成于是利用布、金属、宣纸、假髮及马达装置等物,创作出装置艺术作品《夜。红。逢。代。动》,与陈灭暗喻香港现状的〈青鸟脱穽〉可谓相映成趣,「歌手浅笑未许透露泪痕/废园荒木是否我城掩卷?」,如果李慧娘是个真实人物,她又如何帮助我城脱穽?

DSCF0879
刘学成(右)与诗人陈灭分享作品背后的心思与思考。

将时光推回60年前,据说就在李慧娘舞袖翻飞魂魄出场一刻,台下的唐涤生突然晕倒,送院不治,享年四十有二。60年后的今天,《再世红梅记》依然为人乐道,甚至成为一众诗人与艺术家的对话契机,作品的活力,不证自明。


木每双生︰文学视艺的再世红梅
日期︰即日至3月17日
时间︰11am-7pm(逢星期一闭馆)
地点︰1a space(土瓜湾马头角道63号牛棚艺术村)
门票︰免费入场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