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德发:仅回应选民要求‧“火箭政治教育不足”
分类:I生活圈

许德发:仅回应选民要求‧“火箭政治教育不足”(吉隆坡14日讯)苏丹依德里斯教育大学高级讲师许德发博士批评民主行动党在政治教育上没有新的突破,只是回应选民的要求、或者华人很民粹的概念,并且在策略及思维上也没有提供公共政策的正义观念。他认为,民主行动党的政治教育并不足够,而且该党内部的民主是完全不及格的。“反对党应该提供制衡,作为一个参照,但是行动党做不到,没有贯彻和创造新的制度来参照和对比。”他也说,1980年代,民主行动党反对该党的议员在议会戴宋谷,以满足广大华人的感受,可是当该党执政后,却可以接受戴宋谷;这反映该党没有严格思考真正追求的平等是甚幺。许德发目前担任苏丹依德里斯教育大学的中文系高级讲师,他週六在华研举办的“当代马来西亚政治理念暨制度之省思研讨会”上担任第一场的主讲人,讲题为“分歧的社会公义观?华巫族群权益争夺下的平等和公正论述”。他是在第二阶段担任对谈人的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的提问后,发表上述谈话。他在主讲时说到,大马的两大族群大体上分享着不同的“正义观”,即马来人强调“公平”、“公正”,而华人则高唱“平等”;但是说穿了,社会利益分化一直都是以族群单位为主,这是一个极端化的社会,整体社会欠缺一个全体、有共识的社会正义观。公共道德资源已被掏空他披露,社会正义论述已经为其族群导向严重扭曲,因此大马所面对的问题,恐怕除了种族主义问题,更是整个社会的公共道德资源已被掏空,公共道德敏感度日益迟钝的问题,甚至不自觉的视此为不可改变的理所当然的事。“我们每一个人在过去的日子中,或多或少都不免感受到`公共道德感上的无奈’。事实上,除了社会主义者如社会主义党、甚至于社会慈善组织才真正超越种族、提倡社会公义之外,恐怕没有其他社群能够真正超越自我诉诸正义的价值及为其所召唤。”他声称,毫无疑问,只要各个族群价值观都与自身群体利益相联繫,大马将继续停留在狭隘的社会公义观之下,所谓平等及公平原则,反而只凸显出不同预设之间的冲突与矛盾。“公正和平等都是重要的维度,但是,公平和平等必须以超越族群来提倡,才能超脱现有。”他强调,如果大马人缺乏公共正义能力,将难以展开公平的社会与族群合作,但是大马这个多元的国度,究竟应该以怎样的“正义观”,即能顾及历史、也符合现实,以调节其内在族群间的矛盾?这其实攸关每一个大马人,是值得我们每一个公民认真思考的基本问题。潘永强:华人重返政治主流华研学术董事兼尊孔独中校长潘永强说,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带出了一个讯息,即华人要告别华人政治,重回政治主流。“因此,华人选民为了重返政治,不惜短暂切割(不当官)与建制的关係,这种吊诡反映出对现有建制的集体告别与彻底失望。”他说,马来人的政党认同也出现变化和转移,对巫统的忠诚度持续下降,渐进式的重组也在同步演进与发生。潘永强针对主题“华人政治的重组性选举”发表演说时指出,经历2008年和2013年两届全国大选的冲击,马来西亚的政治地壳已出现剧烈移动,未来将有可能迎来一个政党解组和重组的繁杂过程。“总的来说,2013年大选可被视为华人政治的重组性选举,最后影响政党体系的稳定。”他认为,现有的政党体系正面临解组的危机,但解组的过程需要一段时间,一旦稳定下来就会造成政党体系的重组。政党重组面对2困难潘永强说,随着人口增加,新选民加入以及社会出现重大危机和分歧、新议题的出现,政党有必要进行重组。不过,他指出,在重组过程中,国阵会面对两大困难,即是否继续扶持失去华人社会认同,也缺乏政治道德基础的华基政党,抑或组建新政党,重新争取华人选民支持。“根据独立民调中心,2013年大选支持国阵的华人选民只有24.4%,比2008年大选下跌近20%。其中柔佛州,华人国阵的支持率,从52.7%下降至21.3%、彭亨州则从51.4%下降至23.4%,以及吉隆坡从30.1%下降至12.3%。”对他而言,重组性选举不可能突然出现,而是持续、渐进式移动,要经历若干次选举才能定型。因此,经过2008年和2013年两届大选,华人选民的政党认同显然已发生实质性重组,而不是短暂的偏离性现象。他认为,2008年大选对华人政治而言,是一次偏离性选举,而2013年选举则是重组性的选举,即主要政党的社会基础发生重大变动,而失去原先保持的均势。“选民的认同模式出现重组,并且这种改变是持久的,而华人选民的政党认同,直至2008年以前,其实是长期维持某种程度的稳定。”‧2013.09.14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